兩岸|Observe

確定跟牌?小心滿盤皆輸!

繼美日兩國首腦會晤,并在聯合聲明中稱“我們強調臺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鼓勵和平解決臺灣問題”后,臺北的“日本臺灣交流協會”出入處升起日本國旗。為了遏制中國,美國頻打“臺灣牌”,看樣子,日本準備跟牌。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近日高調視察位于日本最西端基地的與那國島,遠眺臺灣(圖片來源:CCTV4《今日亞洲》節目視頻截圖).JPG

 

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近日高調視察位于日本最西端基地的與那國島,遠眺臺灣(CCTV4《今日亞洲》節目視頻截圖)

 

有評論說,按照執政時間計算,菅義偉首相的自民黨總裁任期到今年9月30日屆滿,日本眾議院的任期到10月21日屆滿。為了解決新冠疫情對策嚴重失敗、舉辦奧運會面臨諸多問題、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污水排入大海決定招致廣泛批評等一系列問題,日本現內閣很有可能為了在外交上博取得分而選擇站邊美國。

 

不過,日本跟牌美國,本質是過度自信、誤判形勢。仗著美國“大哥哥”撐腰,日本飄了。但需要知道的是,飄起來的結果可能會摔得更慘。為美國充當馬前卒,火中取栗,弄不好自己就是最大的犧牲品。所以跟牌美國極不明智。

 

對于菅義偉選擇跟風美國,日本政界和商界的一些高層非常焦慮,因為目前的日本經濟根本無法離開中國。據路透社報道,業務與中國聯系較緊的日本企業股票在菅義偉訪美前下跌不少。2020年9月發布的《日本經濟藍皮書:日本經濟與中日經貿關系研究報告(2020)》顯示,中國連續12年成為日本第一大貿易伙伴國,48%的日資企業希望擴大在華經營規模。此外,據日本官方統計,2020財年日本對華出口所占比重為22.9%,首次超過兩成,超過了對美國出口,創下10年來新高。

 

《華爾街日報》的評語一語破的。它說,日本政商界領袖對本國成為美國身前的“抗中急先鋒”而感到惴惴不安,他們希望能夠找到一種做法,既能夠在軍事、安全等領域遏制中國,同時又能讓有利可圖的(對華)貿易不受太多影響。

 

“吃著中國的飯,還砸著中國的鍋”,天下哪有這樣的美事?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19日在談到美日領導人會晤并發表聯合聲明中的涉華內容時表示,美日不代表國際社會。(圖片來源:外交部官網)

 

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近日在談到美日領導人會晤并發表聯合聲明中的涉華內容時表示,美日不代表國際社會。(外交部官網圖片)

 

 

日本跟牌美國,過度靠向美國,必然要為此買單,比如在駐日美軍基地、軍費攤派、氣候問題等方面要更多地屈服于美國。而美國在抗疫、基礎設施方面提出的所謂“倡議”多半只是畫餅充饑、口惠而實不至。

 

美國對待盟友是什么態度,日本不是沒有吃過虧。上世紀80年代,日本發展勢頭過猛,遭到美國強力壓制,國家經濟陷入長期停滯。美國的日本協會主席約書亞·沃克曾明確指出:“不要誤解美國政府會永遠與日本攜手。日美關系現在看上去很美,簡直像櫻花。但一旦發生沖突或恐怖襲擊,美國將立即改變方向。”

 

法國《回聲報》日前發表名為《在美國與中國之間做出選擇 日本進退兩難》的報道,報道中有一幅漫畫:中國和美國分別位于一條鋼絲的兩邊,而日本正試圖在鋼絲中間保持平衡。象征美國的人物形象一只手在向日本揮動,而藏在身后的另一只手上卻握著一把剪刀。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法國《回聲報》刊登的漫畫《日本在中美之間“走鋼絲”》(圖片來源:CCTV4節目視頻截圖)

 

法國《回聲報》刊登的漫畫《日本在中美之間“走鋼絲”》(CCTV4節目視頻截圖)

 

歷史早已證明,仰人鼻息終將嘗到自己種下的苦果。日本時政評論員菅野干雄日前發文《因日美特殊關系而欣喜為時尚早》指出,別看美日關系這么好,說到底只是因為日本很容易被美國使喚。事實上,美國只是把日本作為一顆對抗中國的“棋子”,是可有可無的工具,是可以隨時剪斷線的“提線木偶”。

 

臺灣問題關系中國核心利益,中國維護國家統一的意志堅如磐石,日本若與美國同流合污在臺灣問題上挑戰中國,日本就是看錯了方向、打錯了算盤,等待它的必然是猛烈回擊。

 

疫情之后的世界需要恢復,對于日本來說,對華合作才是實實在在的機遇。恪守中日四個政治文件原則和有關承諾,確保中日關系不折騰、不停滯、不倒退,避免卷入大國對抗的漩渦,應是日本最好的選擇。

 

2022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菅義偉內閣真的準備跟牌美國,以對抗方式迎接這個具有歷史意義的年份嗎?(本網評論員 常濱)

王毅:日方應審慎處理福島核污染廢水問題

2021-04-22

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21日同德國外長馬斯舉行視頻磋商時提及日本福島核污染廢水排放問題。

 

王毅表示,日本政府在未窮盡安全處置手段、未全面公開相關信息、未與周邊國家和國際社會協商的情況下,輕率決定以排海方式處置福島核電站核污染廢水,不僅直接危害中國等周邊國家人民切身利益,也威脅全球海洋環境和國際公共健康安全,最終損害的是包括日本在內的國際社會的共同利益。日方應認真回應國際社會、周邊國家以及本國民眾的嚴重關切,本著對國際公共利益高度負責任的態度,切實履行應盡國際義務,重新考慮現有方案,在同各利益攸關方及國際原子能機構等充分協商并達成一致基礎上審慎處理。

展開全文

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接受美聯社專訪實錄

2021-04-19

2021年4月16日,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接受美聯社大中華區新聞總監森次健(Ken Teizo Moritsugu)專訪,以下為文字實錄:

 

森:非常感謝您百忙中接受美聯社的專訪。我們都知道,現在對中國和美中關系來說正值關鍵時期,我們的觀眾和我本人都非常期待聽到您如何評價21世紀的美中關系。

 

樂:很高興接受你的采訪。世界正處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美作為世界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如何相處事關重大,必須要處理好這對重要的大國關系。拜登政府執政以來,中美之間出現一些積極互動。兩國元首除夕通話,互致新春祝福,還長時間討論了雙邊關系,為兩國關系發展指明了方向。上個月安克雷奇對話雖然開場白有點出乎大家意料,但總體是建設性的、有益的。雙方工作層正就落實對話共識和成果積極開展工作。這說明中美對話總比對抗好,對話可以增進相互了解和信任,為合作創造條件。如果不對話,一切無從談起。

 

美方將中國視為“最嚴峻的競爭者”,并以競爭、合作、對抗來定義中美關系,我們對此并不贊同。美方過于突出兩國關系中的競爭和對抗因素,對合作則輕描淡寫,這種做法未免太消極,缺乏進取精神。中美兩個大國之間競爭難以避免,但我們主張競爭應該是你追我趕的良性競爭,而不是你死我活的惡性競爭。作為對世界負有特殊責任的兩個大國,中美要全力避免對抗,尤其要避免人為制造對抗。我們還應該盡可能擴大合作,因為雙方都能從合作中受益。我們常說,中美合則兩利,斗則俱傷。當然,合作應該是平等的、互惠的,而不是單方面提要求、拉單子。英文中“CO”這個前綴是共同的意思,不是單方面想合作就合作,于我有利的就干,于我不利的就不干。

 

森:您是否有直接對拜登政府講的話?拜登政府執政將近100天,人們對其執政理念和風格有了更多了解。您如何評價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在哪些問題上中美可以開展合作?

 

樂:今年是基辛格博士秘密訪華50周年。50年來,中美關系取得的成就超過任何預言家的想象,給兩國人民帶來巨大福祉。中美交往歷史給我們的重要啟示,就是中美雖然社會制度不同,但完全可以和平共處、互利合作、共同進步。遺憾的是,現在美國國內有一種不良風氣,就是比賽誰對華更強硬,而且把它作為“政治正確”。有些美國人不承認14億中國人民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權利,不接受中國走自己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這很危險,會把中美關系帶入歧途,把世界引向災難,此風不可長!我們不能太短視,而要放眼長遠,審時度勢,牢牢把握和平、合作的大方向,秉持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精神,確保中美關系健康穩定發展。中美在一些具體問題上正進行合作,例如為對方常駐本國的外交人員接種新冠肺炎疫苗作出互惠安排。這兩天美國總統氣候問題特使克里正在中國訪問,商談合作應對氣候變化問題,這些都是積極的、應予鼓勵的合作。

 

森:您提到了克里訪問上海,我們都很想知道他們談了些什么,因為會談都是閉門進行的。您能否透露他們具體談了什么內容?氣候變化被視為美中可進行合作的領域,但我們也聽到拜登政府有些強硬表態,希望中國在氣變問題上做更多。下周美國將主辦氣候變化峰會,美方希望中國在氣變問題上作出更多承諾,您是否能就這些問題談談自己的看法?

 

樂:中美兩國氣候問題特使正在上海進行磋商,明天會發布相關消息。中美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有過密切合作。奧巴馬政府時期,兩國曾共同發表有關氣候變化的三個聯合聲明和一個合作文件,為推動達成《巴黎協定》作出重要貢獻。后來特朗普政府退出了協定,嚴重干擾國際社會應對氣候變化的努力。現在拜登總統宣布美國回來了,我們表示歡迎。回來了就要留下來,并要加倍努力彌補過去“退群”造成的損失。我們期待美方在氣變方面做出更大努力。中方已經收到拜登總統給習近平主席發來的與會邀請,正在積極研究。中方將在會上發出積極的信號、合作的信號、負責任的信號。因為應對氣候變化不是別人要我們做,而是我們自己要做。

 

在習近平主席提出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引領下,中國生態文明建設取得顯著成就。你們應該也看到了,中國比過去天更藍、山更綠、水更清,老百姓更滿意了。同時,我們非常重視應對氣候變化的國際合作。去年9月,習近平主席宣布中國將力爭于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自主貢獻目標。這對于一個14億人口的發展中大國來說很不容易。有些國家要求我們把時限再提前,這不現實。中國與美國、歐洲等發達國家在應對氣變方面處于不同階段,就好比中國還是小學生,美國和有關發達國家已經是中學生了,現在要求小學生和中學生同時畢業,這是拔苗助長嘛。發達國家從碳達峰到碳中和大體需要50至60年,而中國將力爭30年,已經很了不起了。中國將繼續秉持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為全球減排行動作出更大貢獻。如果你認真看看中國的“十四五”規劃,就會發現其中增加的相關約束性指標突出了碳達峰導向。我們會說到做到,全力爭取如期實現既定目標。

 

森:您提到美方應加強努力,彌補退群造成的傷害,您有什么具體建議嗎?

 

樂:美國至少有一件事可以做,在應對氣變方面為發展中國家提供更多資金和技術支持,幫助發展中國家實現能源轉型,真正發揮示范作用,而不是一味指責、甩鍋中國。

 

森:下面我想轉到人權問題。在這個問題上,美中之間分歧很大。我們也聽到,拜登政府在涉及新疆、香港方面有很多聲音,美中之間也有很多言論交鋒。這個問題看起來很難處理,美中將如何彌合分歧?雙方在這個問題上的分歧是否會影響到其他雙邊問題的進展?

 

樂:中美處于不同發展階段,兩國歷史文化背景不同,在人權問題上有分歧是正常的。但關鍵是不能把分歧點變成沖突點,更不能以人權為借口干涉他國內政。不要在人權問題上好為人師,當教師爺。人權的內涵很豐富,不同國家、不同族群有不同的人權訴求。對于敘利亞、利比亞的難民,他們對人權的訴求是要生存,要工作,有飯吃。即使在美國,不同的族群也有不同訴求。被警察“跪殺”的弗洛伊德的訴求就是要能呼吸,廣大非洲裔美國人的訴求是“黑人的命也是命”,受到不公正對待甚至暴力威脅的美國亞裔的訴求是免于傷害、恐懼和歧視。

 

人權有一定的普遍性,但具體到不同國家會有不同的人權實踐。就拿抗擊疫情來說,國際公認有效的抗疫做法是要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隔離14天。但是有的人就是不愿戴口罩,也不愿保持社交距離,照樣聚集聚會,隔離也就象征性的3天、5天。中國政府堅持生命至上的理念,將1100萬人的城市武漢封了76天,當時還有人指責我們違反人權、限制自由,事實證明我們恰恰是保護了人權。但我們并沒有把我們的做法強加于別的國家。既然有人愿意以生命為代價,甚至以死亡幾萬、幾十萬人的代價來維護其不戴口罩的權利,維護其所謂自由與人權價值觀,那我們也無話可說。回到你剛才的問題,避免因人權分歧影響合作的最好辦法就是相互尊重、平等對話、互不干涉。

 

今年是“阿拉伯之春”十周年。當年美國就是以“人權高于主權”的口號對敘利亞、利比亞等國進行干預,被稱為“阿拉伯之春”。但是現在十年過去了,“春天”在哪里?看看那里多少人饑寒交迫,多少人無家可歸,戰亂使他們失去了可以發展的十年。而那些實施干預的人他們真的是為了保護這些國家的人權嗎?他們制造的是人權災難!這個教訓很深刻。現在沒有人再說“阿拉伯之春”了,因為結果我們看不到“春天”,有的只是戰亂、饑餓和難民。我們不能讓這種悲劇重演。

 

森:下面問新疆問題。這個問題好像成了中國和西方國家一個很嚴重的分歧點。去年,美國對6家新疆企業實施了制裁,對新疆的棉花和番茄出口也進行了制裁。想問您這些制裁對新疆的企業和出口有何影響?

 

樂:問題的關鍵不是“制裁的影響”,而是“制裁的原因和動機”。美歐一些國家制裁新疆企業所謂的“理由”就是“強迫勞動”,甚至還說“種族滅絕”。但是,證據在哪里?誰裁定的?他們的做法是先扣帽子,認定有“強迫勞動”“種族滅絕”,然后發起制裁,然后再向我們提出要去新疆調查、找證據,這不是典型的有罪推定嗎?

 

實際上,對于“強迫勞動”,美國人可能更熟悉。因為“強迫勞動”是奴隸制產物,美歐國家有數百年販賣、虐待和歧視黑奴的歷史。當年的黑奴被強迫勞動,他們沒有人身自由,沒有任何權益,也不能享受自己的勞動成果。但是新疆的勞動者是自由的,他們自愿簽訂勞動合同,權益得到保障,享有自己的勞動成果。而且,在新疆,摘棉花是一個高收入工作,好多人爭先恐后報名參加。更何況新疆全區棉花機播率達到100%、機采率達到70%,不可能存在強迫勞動的現象。近日,瑞士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CI)上海代表處發表聲明稱,按照BCI的審核原則,新疆沒有發現一例強迫勞動現象。

 

被制裁的新疆企業都是合法注冊、合規經營,企業員工都對工作非常滿意。制裁顯然損害了這些企業的利益,也損害了新疆老百姓的利益,而且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棉花等產品的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他們口口聲聲說保護新疆的人權,反對“強迫勞動”,但是他們制裁的結果是破壞了當地人權,并在新疆人為制造“強迫失業”、“強迫貧困”。他們的真實意圖根本不是保護人權,而是破壞新疆的穩定,遏制中國的發展。新疆很多棉農都說,“新疆的棉花是白的,但是制造謠言、對中國搞制裁的人的心是黑的”。

 

我這幾年也去過新疆,親眼看到新疆現在處于歷史上發展最好、最穩定、最安定的時期,那里已連續四五年沒有發生暴恐襲擊案件。當地的百姓都過著幸福的生活。僅2019年新疆就接待中外游客2億多人次。許多企業紛紛到新疆投資。有穩定才有發展,我覺得這是新疆治理的重大成果。新疆是開放的,我們歡迎大家去看看。近幾年已經有100多個國家的1200多位各界人士到新疆參訪,親眼見證了新疆的發展繁榮、民族團結和宗教信仰自由。我聽說你下周要去新疆,希望你在那里多走走、多看看,把一個真實的新疆展現給世界。

 

森:在新疆問題上,中美之間以及中國和西方之間信任非常薄弱。美國越來越不信任中國,覺得中國對信息進行控制。而且似乎聯合國也不能無障礙地去新疆參訪。剛才您說新疆沒有強迫勞動,但如何讓世界相信、讓美國相信這些信息是真實的?

 

樂:美國不相信我們說的話,因為它心里有鬼,它搞的是有罪推定。中國外交部、新疆自治區政府已多次舉行新聞發布會,介紹新疆的情況,但是他們都不信。他們信什么呢?他們信個別反華分子的“偽報告”,他們信幾個東突分子“編故事”,他們信一些西方媒體的“假消息”。假消息害死人。當年,美國憑一袋洗衣粉就入侵伊拉克,用一個擺拍視頻就干涉敘利亞,給地區帶來深重災難。他們不信、不聽、不報道真相,這就是人們說的“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

 

新疆是開放的,大家都可以去。這也是為什么我們邀請外國記者去。但是有些人不敢去。我們邀請一些西方國家的使節訪問新疆,他們到現在都還沒做出決定。怕什么呢?我們歡迎他們到新疆訪問、考察,但是不能來進行所謂的“調查”。就像朋友來家里做客,我們歡迎,但如果到我家來翻箱倒柜,挖地三尺,要找所謂的“犯罪證據”,我當然不歡迎。你也沒有這個資格來調查,誰給你這個權力?凡是去過新疆的外國朋友,都對我們的治疆政策予以高度評價,這一點是有目共睹的。這是我們自信的來源——我們做得好,不怕大家去新疆看。

 

森:我想問關于香港的問題。最近香港選舉法有了一些修訂,特別是關于立法會的選舉。我們也聽到一些“民主斗士”正在接受庭審。有人認為香港的民主出現倒退。我想請您介紹一下香港今后的發展前景。我本人也曾經跟一些香港的居民交流,即使是那些不支持上街抗議游行的人,好像也擔心20年后的香港會不會變得像中國內地的一座城市。西方的民主和中國共產黨的治港模式之間也有某種角力。未來香港會不會變得越來越像中國大陸?

 

樂: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香港同胞是地地道道的中國人。就像香港一首流行歌曲所唱的,“洋裝雖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國心”,“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中國印”。香港的治理遵循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不是別國的法律。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這是改變不了的。

 

香港模式就是“一國兩制”。香港回歸24年來,“一國兩制”取得巨大成功,但香港一些治理中的問題也逐漸暴露出來,特別是法律制度存在明顯缺陷和漏洞,需要進行修改和完善。去年我們頒布了香港國安法,今年修改完善了香港的選舉制度,不是要改變“一國兩制”,而是要完善“一國兩制”,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確保香港長治久安。20年后的香港只會更穩定、更繁榮,人民生活更幸福,不會有別的選擇 。

 

我們修改完善香港選舉制度,主要是要落實“愛國者治港”這一基本原則。這不是新的要求,這是鄧小平先生在香港回歸前就提出來的,也是基本法所要求的。愛國者治理也是世界通行的政治倫理和普遍實踐,包括美國。一個連自己的國家都不愛、不效忠、還要搞香港獨立的人,怎么能有資格參與香港治理?我相信美國也不會允許不遵守憲法、不熱愛和不效忠自己國家的人當議員或閣員。那些反中亂港分子不是什么反對派、“民主派”,他們是分裂分子和暴徒,受到審判是罪有應得。

 

我們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做法得到了廣大香港民眾的支持。民調顯示,超過七成香港居民贊同,還有230多萬香港居民聯署支持。

 

森:我下面想問關于臺灣的問題,您也知道拜登派遣了一些前議員和前政府官員,包括一名前議員和兩名前國務院的官員,就是所謂的一個“低級別代表團”訪問臺灣。而特朗普政府曾派了現政府官員去臺灣。外界分析認為,拜登想要借此既表現對臺灣的支持,又不想惹惱中國,您對此怎么看?

 

樂:臺灣問題涉及中國的核心利益。中國政府在臺灣問題上沒有任何妥協的余地和退讓的空間。我們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美臺官方往來,無論是低級別還是高級別。美國不要打“臺灣牌”,這是一張危險的牌。一個中國原則是中國的紅線,我們絕不允許“越線”行為。

 

森:美國有很多人猜測中國可能會比預期更早把臺灣重新納入大陸治下。中方是否有臺灣回歸的時間表?

 

樂:中國國家統一是不可阻擋的歷史進程和大勢,任何人、任何勢力都阻擋不了。我們永遠不會允許臺灣獨立,中方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統一的立場堅定不移。我們愿盡最大努力爭取和平統一的前景,同時不承諾放棄其他選項,任何選項都不排除。

 

森:也就是說在臺灣回歸方面,中方并沒有時間表,當前這個情況可以持續很多年?

 

樂:這是一個歷史進程。

 

森:下面我想轉到南海問題上,這個問題也是存在多年了,而且是有起伏的。最近我們也聽到了菲律賓關于與中國的爭議島嶼問題提出了一些抗議,美方也表示了對菲方的支持。我今天主要想問的并不是針對菲律賓方面,我想問中國和美國的海軍或者海警船能否同時在南海存在?美方在這里的軍艦存在了很長時間,中方是否認為美方必須離開南海?

 

樂:首先,南海距離美國本土有7000多英里,但對中國來說是家門口。美國大老遠跑到南海來,而且還開著軍艦、戰機,帶著武器。據統計,過去一年美國向南海派出軍機約4000架次,軍艦130多艘次。美國到南海來干什么?南海這個地方本來風平浪靜,偏偏美國在這里不斷地炫耀武力,興風作浪,制造事端。南海正常航行與飛越不存在任何問題。至于美國能不能來南海?我給你打個比方,你家門口的路通常行人可以來來往往,但是如果有人在你家門口拿著武器耀武揚威,秀肌肉,甚至還向你家里窺探張望,長期逗留不走,那就是一種挑釁、一種騷擾、一種威脅,當然遭到堅決反對。所以關鍵是在這里干什么,而不是能不能來。

 

美國不是南海問題的當事方。中國正與東盟國家通過外交渠道推進“南海行為準則”磋商。希望美國能夠多做有利于地區穩定的事,不要挑釁、挑事,這很容易導致“擦槍走火”,引發不必要的麻煩。維護海上安全符合中美共同利益,中美可以就海洋開發與保護等開展合作。

 

森:但是從美國政府的觀點來看,中國在南海搞了很多基礎設施建設,填海造陸等,美方認為這是挑釁行為,中方作何回應?

 

樂:南海島礁是我們的固有領土,我們在自己的島礁上修建設施,改善當地條件,便利船只往來,保障航行安全,這些都是正常的,無可厚非。

 

森:我想回到比較宏觀的問題上。在過去的10年、20年乃至40年期間,中國的國際地位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不管是在軍事上還是在經濟上,實力都有了很大的增長。您如何看待今后中國外交政策的走向?中國外交的目標是什么?

 

樂: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眾所周知,中國共產黨始終致力于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人類進步作貢獻,始終奉行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致力于維護和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和平發展是中國外交的基石,已寫入中國的憲法。近年來隨著中國的快速發展,中國國際地位、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也給世界帶來了更多機遇,作出了很多貢獻。但是不管中國如何發展變化,中國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不會變,不稱霸、不搞擴張、不干涉別國內政的外交方針不會變。我們的確比過去富了、強了,但我們富而不驕、強而不霸。我們不認為國強必霸,但我們堅信國霸必衰。

 

中國的發展不是為了超越誰、取代誰,也不是為了和誰爭世界老大,而是為了讓中國人民過上更好的日子,為了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國的發展會為世界帶來更多機遇,創造更多合作機會,為世界穩定作出更大貢獻,注入更多正能量。

 

中國作為第一個在《聯合國憲章》上簽字的國家,堅定捍衛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捍衛以《聯合國憲章》和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拜登政府說美國將重回多邊主義,我們希望美方堅持真正的多邊主義,而不是搞小圈子。多邊主義應該是包容、合作,而不是排他、對抗、分裂。世界上有190多個國家,搞“四邊機制”、七國集團或十幾個國家的同盟,這不是多邊主義。多邊主義應是全球性的,包括世界所有國家。面對疫情等一系列嚴峻挑戰,我們要營造全球合作的大氣候,而不是拉幫結派的小圈子。

 

森:隨著世界形勢發生變化,今天您愿意跟我們分享新的外交政策或思路的轉變嗎?

 

樂:在結束今天的采訪前,我想與你分享四點體會和感受:

 

第一,中國未來發展前景看好。我們頒布了“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已經繪制了中國未來5年和15年國家發展的宏偉藍圖,我們將致力于高質量發展,致力于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就意味著中國將更加開放,將在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高水平對外開放,將為世界各國提供更多發展機遇,更大的市場選擇和更加廣闊的合作前景。

 

第二,關于中國外交,我們主張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推動構建相互尊重、公平正義、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系。其中很重要的是相互尊重、平等相待。我們認為在國際大家庭當中,每個國家都是平等的,沒有哪個國家可以高人一等,高高在上,更不應該把其他國家分成三六九等,貼上“威權國家”“失敗國家”甚至“無賴國家”等各種標簽,這都是不允許的,也不符合主權平等的原則。中國對世界各國一視同仁、平等相待。我們對他國既不仰視也不俯視,而是平視。

 

第三,中美關系要撥亂反正。拜登政府正面臨一系列國內問題,特別是抗擊新冠疫情和促進經濟復蘇。要解決這兩大問題,沒有一個合作的、健康的中美關系是難以想象的。我多次說過,中國不是美國的對手,更不是敵人,而是美國的抗疫隊友和發展伙伴。美國不能把隊友當對手。尤其在當前面臨疫情挑戰的形勢下,中美只有攜手合作,才能共克時艱。

 

最后還想對你們記者提一點希望。希望你們能夠向世界更多展示一個真實的中國和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講這個,就是因為我發現一些西方記者不負責任、昧著良心對中國進行攻擊抹黑。他們用“灰黑濾鏡”丑化中國、用“移花接木”歪曲中國、用胡編亂造抹黑中國,結果就是誤導民眾,毒化輿論,甚至還會把決策者帶進溝里,給世界帶來災難。我剛剛提到的伊拉克戰爭、敘利亞戰爭都是教訓,不能讓悲劇重演。你們應該學習你們的前輩——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他在中國革命異常艱苦的時期,克服困難深入到中共中央所在地陜北地區進行實地調查采訪,和中共領袖毛澤東、周恩來以及紅軍戰士、當地老百姓結下深厚友誼。他的報道向世界展現了真實的中國共產黨和中國紅軍。我希望你們都成為新時代的斯諾,多深入了解中國,把一個真實的中國和中國共產黨展現給世界。

 

謝謝。

展開全文

外交部:中方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美臺官方往來

2021-04-14

今天(14日)下午,外交部舉行例行記者會,有記者就美政府派員赴臺活動的相關問題向發言人提問。

 

外交部:中方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美臺官方往來

△ 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答記者問

 

對此,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首先我想說明蔡英文只是中國的一個地方領導人,中方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美臺官方往來,這是中方的一貫明確立場。中方已就美政府派員赴臺活動,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我們敦促美方切實恪守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立即停止任何形式的美臺官方往來,慎重處理涉臺問題,不向“臺獨”分裂勢力發出任何錯誤信號,以免給中美關系和臺海和平穩定造成進一步嚴重損害。

 

總臺央視記者 申楊 張熙 孔祿淵

展開全文

外交部:敦促美方不要在臺灣問題上“玩火”

2021-04-14

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3日表示,所謂“美臺交往指導方針”公然鼓勵美國政府與臺灣接觸,嚴重違反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中方對此堅決反對,敦促美方不要在臺灣問題上“玩火”,慎重妥善處理涉臺問題。

 

在當日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問:4月9日,美國務院發言人發表聲明稱,美國務院對“美臺交往指導方針”重審后已發布新的指導方針,放松與臺灣交往的指引,鼓勵美國政府與臺灣接觸,以體現雙方不斷深化的非官方關系。新指導方針為落實一個中國政策提供了清晰遵循。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趙立堅說,一個中國原則是中美關系的政治基礎。中美建交公報明確規定:“美國人民將同臺灣人民保持文化、商務和其他非官方關系”。這是過去40多年中美關系發展的前提。所謂“美臺交往指導方針”公然鼓勵美國政府與臺灣接觸,嚴重違反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嚴重違背美方在臺灣問題上向中方作出的嚴肅政治承諾,向“臺獨”分裂勢力發出嚴重錯誤信號。中方對此堅決反對,已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

 

他說,臺灣問題事關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涉及中方核心利益。中方沒有任何妥協退讓空間。“我們敦促美方認清形勢,切實恪守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不要在臺灣問題上‘玩火’,立即停止任何形式的美臺官方往來,慎重妥善處理涉臺問題,不向‘臺獨’勢力發出錯誤信號,以免給中美關系和臺海和平穩定造成顛覆性影響和破壞。”

 

人民日報北京電 記者榮翌

展開全文

美海洋保護學家:日本福島核污染水處理信息不透明

2021-04-22

日本政府日前決定將福島第一核電站的核污染水排入大海,引發國際社會廣泛關注。美國海洋保護學家里克·斯坦納20日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表示,日方關于福島核污染水處理的信息不透明,在國際社會確認這些核污染水所含核素達到排放標準前,不應將核污染水排入大海。

 

斯坦納說,國際社會應確切知道水中的放射性同位素及其濃度,應確認所有核污染水都已用最佳可行技術處理,且所有放射性物質過濾后已達可排放標準。作為福島核污染水處理的實施主體,東京電力公司在核事故發生前后均有隱瞞虛報和篡改信息的記錄。斯坦納表示,經過處理后的核污染水是不是真的達到了排放標準,需要國際社會確認。

 

斯坦納1980年到2010年在阿拉斯加大學擔任海洋保護學教授,他專注于海洋和極地環境研究,并曾參與一些海洋污染事件調查。

 

斯坦納說,福島核污染水處理不只有排入海洋一種方式,日本選擇的方式極不妥當:其一,這將使整個北太平洋海洋生態系統面臨風險;其二,更長期儲存核污染水是“合理而審慎的選項”,排放入海沒有必要;其三,日本這種做法也涉嫌違反相關國際法。

 

據報道,日方目前主要是通過名為“多核素去除設備”(ALPS)的系統過濾掉核污染水中除氚以外的其他核素。斯坦納表示,全球海洋是一個整體,海水流動能使任何一處污染擴散到全世界。目前根據日方提供的信息,還不能確切知道計劃排放的核污染水中的放射性物質及其濃度,已知的就包括銫137、氚、碳14、鈷60、鍶90、碘129及其他50多種放射性物質,這些物質一些已被清除,一些還未被清除,“我們不能接受日本將具有放射性物質危害的核污染水排入我們共有的海洋”。

 

據報道,核污染水排海工作預計2年后開始,將持續幾十年,擬排放核污染水超過100萬噸。斯坦納認為,核污染水長時間排放對生態系統的影響將是巨大的,如果采用大型儲水罐在陸地更長期儲存或采用其他更佳技術處理,則可避免這些風險。如果福島核污染水再儲存15至30年,水中的氚50%至75%會衰變,這也能為妥善處理核污染水留出更多時間。

 

新華社華盛頓電 記者譚晶晶

展開全文

韓國要求美國提供支持日本排放核污染水依據

2021-04-21

韓國外交部長官鄭義溶20日說,韓方已經要求美國提供支持日本把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污染水排放入海決定的依據。

 

鄭義溶當天出席韓國國會外交統一委員會緊急問題質詢會議時說,據韓國外交部了解,眼下只有美國對日方上述決定持積極態度。外交部要求美方向韓方提供采用“處理水”措辭的科學依據,以及判斷日方決定透明并符合全球安全標準的根據等。

 

他說,他17日同到訪的美國總統氣候問題特使約翰·克里會談時,要求后者闡明美方立場,但尚未得到回復。

 

日本政府無視國內國際輿論的質疑和反對,13日正式決定將福島第一核電站上百萬噸核污染水排放入海。韓國總統文在寅14日就此事向日本駐韓國大使表達嚴重關切,同時要求官員研究把“排污”一事提交國際法庭。

 

(劉曦)【新華社微特稿】

展開全文
桃花影院手机在线观看-桃花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