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匠人”陳峙峰:在大陸度過美好的“雕刻時光”

“工藝匠人”陳峙峰:在大陸度過美好的“雕刻時光”

 

陳峙峰在雕刻作品。受訪者供圖

 

“這件作品底座斜了,拿去重新加工下”“這件作品均勻對稱,達標”……身高一米八幾的陳峙峰,就是這樣每天蜷著腿、坐在小板凳上、拿著水平卡尺,檢查車間師傅們完工的作品。有時候,這種狀態一持續就是好幾個小時。

 

“沒辦法,我是所有作品的把關人,必須保證從我手上出去的東西都是合格的。”面對工作里經常坐小板凳的這份辛苦,陳峙峰用球場上的“守門員”來形容自己的責任。

 

陳峙峰和雕刻的緣分早已有之。他出生在臺灣苗栗,而苗栗的三義就是臺灣著名的木雕之鄉。20世紀90年代,陳峙峰的父母就已在浙江溫州永嘉縣設立雕刻廠,從事木制雕刻品的加工。10多年前,陳峙峰到日本學習雕刻加工業的相關知識,正式接觸手工雕刻。

 

“因為當時要準備接手家里的生意,所以自己必須更多了解雕刻工藝和雕刻產品的商業知識。雖然不需要對雕刻手藝有多精通,但我還是要求自己多學習、多掌握。”陳峙峰說,開始學雕刻時,他每天要花10到12小時劃直線,這個簡單的動作一連持續了好幾個月。等到直線劃得又快又穩時,他才開始學習雕花、制作底座。

 

“我們公司主要做宗教類的雕刻產品,這些雕塑通常有人像的線條和表情,所以我要增加對人像、人體學的了解,比如雕塑的身體比例、肌肉、曲線等等,這樣才能讓作品更有生命力。”于是,陳峙峰經常在睡前瀏覽《仕女圖》等古畫、閱讀女裝雜志,提高對作品形態的把握程度。

 

2008年,陳峙峰來到永嘉,正式接過了父母手中的生意。剛接手時,他沒想過自己會在溫州扎根那么久,更不會想到自己和當地臺辦有密切的聯系。“大概10年前的一天,永嘉縣臺辦忽然打電話給我,說要拜訪我。我嚇了一跳,心想自己又沒干壞事,為什么被政府部門盯上。”陳峙峰笑著告訴記者,這些年臺辦幫自己解決了很多問題,一開始的疑慮早已化成了內心數不清的感激。

 

臺胞證過期了,永嘉縣臺辦幫忙找出入境管理局、調取資料后申請換發,不用親自跑腿;孩子生病需要住院,臺辦幫忙協調床位;春節期間返臺機票貴,臺辦幫忙預定了回家的客輪床位……一件件溫暖的小事,都讓他和家人銘記在心。

 

“尤其是幾年前,當時我的新廠房剛剛建好,設備、人員還沒轉移,但老的鐵皮屋廠房因為消防檢查不合格被查封,直接影響生產情況。得知這一情況后,臺辦出面找相關部門協商,最終安監部門答應,在過渡期內我們主動改進消防設施、停止在老廠房使用廚房,就可以繼續生產。”陳峙峰說。

 

談及在大陸的發展,陳峙峰說,雖然自己公司的傳統業務是做出口貿易,但未來也考慮在文創方面開發大陸市場。“雕刻產品除了可以做擺件,也可以和生活結合,做更多日用產品。比如木質音箱、木質充電寶,這些有特色、夠實用、價位適中的生活用品,相信會受到內地年輕消費者的歡迎。”

 

去年7月,溫州印發《全域打造“臺青筑夢家園”暨深化海峽兩岸(溫州)民營經濟創新發展示范區建設三年行動計劃》,全力建設“創新、服務、就業、文化、居住”五大新生態,希望通過3年努力,將溫州打造成兩岸經貿交流合作增長極、臺青筑夢家園、海峽西岸經濟區北部中心城市。

 

陳峙峰表示,從父輩到自己,他們已經在溫州耕耘了近30年。這是一座包容開放、創業進取、活力無限的城市。在這里打拼,他不僅能享受各種發展機遇和同等待遇政策,同時往返臺灣也很便利。

 

“在大陸我度過美好的‘雕刻時光’,在溫州我做大了自己的產業。我的夢想之花正逐步綻放。”陳峙峰微笑著說。

標簽:臺商臺企
桃花影院手机在线观看-桃花影院